当前位置:听涛轩 > 都市小说 > 帝国巨星 > 第175章 光速爆锤

第175章 光速爆锤

    南野俊一觉得很舒服,他很享受周围人的瞩目。

    于是弹奏的时候,表情与肢体动作幅度更加夸张,在日韩赛区,常常有媒体说南野俊一是钢琴界的表演家,他带来的钢琴演奏是一场视觉与听觉的享受。

    这样的夸赞,南野俊一很喜欢。

    他不像别的钢琴家那样肃静典型,反而是一个略显虚荣的人。

    在少年时代,因为青春期叛逆,所以丢弃了一直以来的钢琴演奏,转而去学习并了解了各种现代电子乐器,这也为他今后闯荡动漫界奠定了基础。

    因此,相比较高贵安静的音乐厅,他更喜欢背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打碟机,在夜店或闹市里进行素人表演。

    不过,随着年纪渐长,世人对流行乐的贬低让他觉得愤怒,也很无奈。

    去年,堂兄南野秀一成功卫冕一帝四皇大赛全球总冠军,一下子从籍籍无名的钢琴师,摇身一变,成为全亚洲最受欢迎的大钢琴家之一,这让南野俊一一下子便是认清了现实。

    因此,在一年磨练之后,第三届一帝四皇钢琴大赛,他来了。

    南野家的人都有一双漂亮修长的双手。

    这双手让这个家族的人成为了各种各样的手艺人,有医术超绝的手术医生,有电竞圈的职业选手,也有程序员和钢琴家,每一个南野氏都在社会上拥有极高的地位。

    比如南野俊一的父亲,就是一个是国内知名的钢琴师。

    这样的家庭背景,也让南野俊一有了更好的基础培养。

    如今,一路顺利闯进全球总决赛,南野俊一对冠军的渴望,已经是志在必得。

    不过,当他看到华夏赛区a叔的演奏视频后,一下子就被对方那如梦似幻的演奏手法给吸引了,而除此之外,a叔的许多钢琴曲,也几乎都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而除了《野蜂飞舞》这种炫技的作品之外,《电磁炮》、《出西域记》、《unravel 》等作品,更是让他有一种惺惺相惜的错觉。

    因为这些曲子,几乎全都是把古典乐与流行乐相互结合在了一起,各取所长,这正是南野俊一一直以来希望做到的事情。

    而他现在弹奏的这首《野蜂飞舞》,在霓虹岛,也是声名大噪。

    这首作品已经隐隐成为了现代钢琴家们争相使用的竞速专曲,被许多钢琴家们所练习,它的炫技和弦并不多,许多音阶都是反复使用,对于演奏级的钢琴家来说,并不算太难,多练习几遍就能熟练运用。

    可许多人发现,这首曲子能够无限拔高手速界限。

    廖远在华夏赛区总决赛表演这首曲子的时候,整首曲子大概在一分四十秒左右。

    一般人弹奏这首曲子,想要一音不差,至少需要两分钟以上。

    对而于真正的大钢琴家来说,两分钟左右的钢琴曲,只要手速够快,完全可以压到一分钟的界限里。

    南野俊一也加入了这场竞速游戏当中,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因此,在公共钢琴前围观的人们,清楚的听到一只巨大的蚊子在钢琴琴弦盖里不断的嗡嗡叫。

    全场哗然不断。

    “厉害!”

    “上帝,我正在复习通信原理,听到这个感觉要飞起来了!”

    “奖品应该是他的了!”

    当一曲结束,南野俊一感觉手指指肚都传来了燃烧的感觉,他看了一眼钢琴上摆放的计时器。

    两分钟的《野蜂飞舞》,被他压缩到了一分二十二秒。

    “一分二十二秒,很好,还有谁想挑战这首《野蜂飞舞》!”

    旁边,一个大胡子老人高声道:“如果没有人,我这块劳力士黑水鬼就是他的了!”

    “给他吧!”

    “没有人比他更快了!”

    “是的,他可是亚洲顶尖的大钢琴家!”

    “一帝四皇大赛的冠军种子呀!”

    现场笑声不断。

    南野俊一哈哈一笑,刚刚准备起身接过那块手表,谁知道旁边就有一道人影就接替了自己的位置,他错愕的扭过头,就看到一个英俊的黄种人正对自己微笑。

    现场寂静下来。

    “日本人?”

    南野俊一试着用日语问道,见对方一脸迷茫,又用韩语问道:“韩国人?”

    廖远完全听不懂南野俊一在讲什么。

    他向南野俊一点点头,随后便用英语,向那个大胡子老人问道:“先生,这是一场竞赛吗?有什么规则?”

    大胡子老人看着廖远,眼睛一亮:“你会弹奏《野蜂飞舞》?只要你的速度超过一分二十二秒,这块手表就是你的,他可价值七千欧元!”

    七千欧元,也有五六万人民币了。

    廖远含笑道:“我明白了。”

    旋即,他示意南野俊一后退,然后便轻轻试了试钢琴音色和手感。

    虽说是公共钢琴,但因为每周都有人进行钢琴保养,所以各方面性能都很完善,手感虽然没有自家的钢琴好,但也算是入门级钢琴了。

    于是,在全场数十人的驻足瞩目下,以及周围数不清的人群流动中,廖远双手放在琴键上大约五秒钟后,在大胡子老人喊了开始过后,那一瞬间,十根手指便是化作漫天流星一般,急速轰炸所有琴键。

    依然是那首《野蜂飞舞》。

    但……

    人们瞪大眼睛。

    就连南野俊一都一脸懵然。

    廖远的手速似乎已经超越了肉眼可辨识的界限,琴键在这种高速度的敲击下,根本看不到具体的按键回程起伏。

    如果不是周围有许多人在现场观看,人们可能都有以为这是电脑剪辑而成的画面。

    廖远也是罕见的认真。

    有实验记录表明,在单根琴弦上,人手抖动一次的速度,最快在80秒毫秒以内,也就是一秒抖13次差一点,考虑到抖一次,是一来一回出2个音,因此也就是26个音。

    1秒26个音,也就是60秒出1560个音。

    所以,最快为每分钟390拍,是人类手抖动的极限动作。

    凡是超过这个速度的,基本都是靠漏掉,省掉混掉,或者很多音符没弹的结果。

    南野俊一在弹奏《野蜂飞舞》的时候,最快速度可以达到一分零九秒,每分钟大概弹出1000个音左右,合计每秒16个音。

    但这一次,他并没有超越自己以前的速度,仅仅只打到一分二十九秒。

    可看到了眼前这个亚洲人的弹奏,他发现,就算自己表现再好,也不可能达到对方这样的手速。

    仅仅只用钢琴家的直觉来判断,这个亚洲人弹奏钢琴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每分钟300拍以上,一秒钟超过22个音。

    而且不仅速度快,每一个音也都极为清晰。

    在这种入门级钢琴里,能弹奏出这样的恐怖速度,着实让南野俊一吓了一跳。

    这已经不是《野蜂飞舞》了。

    这是光速爆锤钢琴啊……

    而且,对方完全是脸不红气不喘,甚至还偶尔看一下计时器。

    这让南野俊一受到惊吓。

    很快,在周围目瞪口呆的人群中,一首《野蜂飞舞》弹奏完毕。

    计时器上显示的数字,则是47.01秒。

    两分钟的曲子,压缩到47.01秒,并且一音不差……

    南野俊一呢喃道:“死阔以,终于知道加藤鹰的师傅是谁了。”

    大胡子老人换换收起计时器,在所有人仍在呆滞当中时,忽然说道:“能让我看看你的手吗?朋友。”

    廖远不解,但还是把双手摊开。

    大胡子老人虎摸着的这双手,有些痴迷的说:“好漂亮。”

    廖远一阵恶寒,连忙把手说回来,起身问道:“我可以获得你的奖品了么?”

    大胡子老人醒悟过来,连忙把手中的礼品盒双手奉上。

    廖远打开来看了看,确实是劳力士水鬼系列,不过他对手表没什么兴趣,转而向周围群众说道:“你们中,有人会弹《义勇军进行曲》吗?只要有人能够完整的弹奏出这首曲子,这只手表,我就转赠出去。”

    现场一片哗然。

    原本呆愣的群众也都反应了过来,顿时激动不已。

    可仔细听到内容后,所有人都一脸懵然。

    “义勇军进行曲?完全没听过!”

    “他为什么这样说?”

    “上帝,他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现场人群议论纷纷。

    但很快,有人便在移动网上搜索到了这首歌。

    “他是华夏人,《义勇军进行曲》是华夏国歌!”

    人们恍然大悟。

    恰在此时,一个有着金色马尾辫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小屁股坐在钢琴登上,开始了《义勇军进行曲》的演奏。

    旁边,小女孩的妈妈笑呵呵的向周围人说道:“我老公是华夏人。”

    当一首完整的《义勇军进行曲》结束后,廖远便是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笑着把手表递了过去。

    小女孩把手表给了妈妈。

    小女孩的妈妈接过礼盒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廖远:“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廖远耸耸肩。

    妈妈高兴道:“谢谢,谢谢,小宝贝的爸爸刚好缺一块手表。”

    人群中见到这一幕,都是赞叹不已,响起掌声。

    而此时,南野俊一和大胡子老人却是慢慢的回过味来。

    华夏人?

    下一刻,两人都是睁大眼睛。

    但廖远与邢涛却早已经悄悄离开,消失在了人群中。

    两天后。

    阿姆斯特丹音乐大厅。

    全世界的音乐爱好者们汇聚一堂,晚上六点钟,场内上下两层,共计两千多个座位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人。

    而在场外,一块硕大的oled显示屏前,正在实时播放着第三届一帝四皇钢琴大赛的总决赛宣传片。

    宣传片里,有华夏赛区、日韩赛区、欧洲赛区、北美赛区、外卡赛区五大赛区的选手演奏集锦精华片段,显示屏下的草坪、道路前,密密麻麻的人都在等待着赛事的开始。

    而周围的道路,也因为这场盛大赛事的来临,而被警方进行封路,任何车辆几乎都难以驶入进来,人们只能徒步行走。

    此次各大赛区最终脱颖而出的人,都拥有着极高的人气。

    其中,来自华夏赛区的a神,日韩赛区的南野俊一,外卡赛区的黑人选手连尼·詹姆斯这三人,是最大热门也是第一次参加一帝四皇大赛。

    而欧洲赛区的比利·布罗德,以及北美赛区的克里斯多夫·格雷西,却都是在去年都已经亮过相的选手,但都遗憾止步本赛区十强。

    特别是比利·布罗德,已经是三都参加比赛,但每一次参赛,人们都能从他身上看到明显的进步,但进步虽有,可获得总决赛冠军的希望,反而是五名选手里最低的一个。

    晚上六点二十分。

    第三届一帝四皇国际钢琴大赛即将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内场的两千名观众,每人都拥有一张投票权,除此之外,现场还有十名国际音协评审,每一个基本上都在业内具备威望和实力,但评审并没有投票权,仅仅只有建议权。

    毕竟是流行钢琴界的赛事,一切都以商业化为准,观众满意才算数。

    比赛规则,与华夏总赛区的规则类似,但投票人换成了两千名观众。

    后台。

    南野俊一敲开了廖远的休息间,等休息室的门打开后,南野俊一首先就看到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

    他咽了口唾沫,用英语尴尬的问道:“嗨,a神在吗?我是南野俊一。”

    邢涛看了南野俊一一会儿,良久,才回过头道:“老板,他说啥?”

    休息室内,廖远正在喝着热茶,听到动静,才抬起头笑道:“让他进来吧。”

    旁边,傅小瓷合上手中的时尚杂志,一脸警惕的看着走进门来的南野俊一,用中文对廖远道:“这是来刺探敌情的?”

    “你想多了。”廖远笑着摇头。

    而后站起身来,亲切的与南野俊一握手:“你好,又见面了。”

    “真的是你!”南野俊一震惊的看着廖远,连握手的动作都迟疑了。

    廖远并没有戴面具,他点头笑道:“是我,有什么事吗?”

    “有……没有……有……”

    南野俊一结巴道。

    傅小瓷奇怪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没有!”南野俊一盯着廖远,咽了口口水,尴尬道:“我就是来证实一下我的猜测,没想到您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