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听涛轩 > 玄幻小说 > 妖聂无双 > 第142章 债难收

    付雪松看着聂无双的样子,道:“这才是你,不过现在你的修为看着才结丹一阶。怎么回事?”

    聂无双双手上下一阵摸索,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感觉浑身力量暴涨,比之前力量似乎更强了,你等等,我试试。”说着,聂无双一眼便看见那地上躺着黑布包裹的青龙刀,右手一抓,灵气一吐,便将那长刀抓来,晃动长刀,黑布脱落,聂无双浑身力量调动入刀,对着眼前的荒地上一刀斩下。

    轰!

    一股巨大的浪花从青龙刀上翻出。

    地动山摇。

    滚滚灵气带着浩渺的星空气息,在聂无双面前斩出一道足足三丈宽,长得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沟壑来,那沟壑深不见底,只见沟壑裂开的两侧不停的颤抖着,碎石杂草树木掉落无数入内。

    付雪松和聂无双两人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刀的威力,两人顿时惊在当场。

    地不再动,山不再摇,当一切恢复一片宁静时,付雪松望着身前深不见底,原本漆黑的沟壑之中,无数星星点点组成的气芒乱窜,只见一颗两人怀抱粗细的大树落在气芒之内,瞬间被绞杀成渣。

    聂无双走到付雪松身边,左手提刀,右手揽在付雪松的肩头,看着自己一刀斩出的如此沟壑,怔怔出神道:“你说这一刀斩在许悠然身上,他会不会死?”

    付雪松这会儿都还没回过神来,顺嘴答道:“应该会。”

    聂无双又道:“去找他试试?”

    付雪松浑身一抖,一把拉住聂无双,骇然道:“你可千万别乱来。”

    聂无双忽然哈哈大笑:“再也不用顶着小胖子的身份吓唬人了,现在就靠我自己。”

    付雪松惊骇满面,转头时与聂无双刚好面对面:“你低调点!”

    聂无双笑容一收,满面严肃:“是,大爷您教训的是,低调,低调。”

    两人相视大笑,笑过之后并排坐在地上,付雪松道:“我看你现在的实力,只怕比之前更强,虽然看着不过结丹一阶,但我估计对上几名元婴高手,应该不是问题。”

    聂无双笑着点头:“我也有这感觉,如果现在五大城主当面,我有信心一刀可以毫无偏差的切掉他们五人的小小鸡。”

    付雪松一拍聂无双肩膀:“行了,正常点,有实力也要低调,现在你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只怕人族、妖族都会抓你了,这两族的元婴、妖王加起来,只怕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聂无双豁然起身,手中青龙刀虚斩一刀,唰的一声响,聂无双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杀他个干干净净,杀他个血流成河,就要让这帮老东西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聂无双说着一低头,看付雪松眉头紧皱,盯着自己,他连忙收刀坐回付雪松身边,不好意思的笑道:“低调,低调,我明白,老付你放心,我一定低调。”聂无双说着,伸手在付雪松面前,摊开手掌道:“我感觉灵脉之中空空如也,你给我两颗上品灵石,我把灵脉先填满。”

    付雪松点头后,摸出两颗上品灵石递了过去:“够不?”

    聂无双:“我的感觉,是够了。”话音落时,呼吸之间,他手中两颗上品灵石中的灵气便钻入他混沌眼中,飞速从混沌眼流向了灵脉之内,体内的五行灵脉顿时被涨得鼓鼓囊囊。

    付雪松根本没看见聂无双动一下,只感觉眼前白光闪过,在聂无双手中的灵石已然不见。

    于是他错愕的看着聂无双,道:“这么快?”

    “就是这么快!”聂无双有些得意的笑着,在付雪松面前,他才会表现得如同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一般,尽情的展示着一切喜怒哀乐。

    上下打量了聂无双一番,付雪松一脸古怪,长叹一声后,突然说道:“如今你手中力量大增,别乱杀人。”

    “知道!”聂无双点头。

    “特别是元婴,能不杀就不要杀。”

    “是。”

    “还有各族妖王、魔王、蛮王、鬼王,杀一个,会惹一窝,你修为再高,也有落单的时候……”

    “恩。”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听你的,不乱杀。”

    “你认真点,杀人者,人恒杀之,稍不注意,终有一日你会尝到苦果……”

    聂无双摆手道:“老付,你放心就是,我本来也不爱杀人。”

    付雪松长叹一声,道:“但愿吧。对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送我回去,我窝在房间里看看你给我的飞行术、御剑术、传音术这些基础术法。再就是等着令狐断肠送灵脉上门。”说道此处,聂无双忽然呆了一下,道:“不对,我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令狐断肠来送灵脉的话,岂不是……”

    付雪松点了点头,随即又道:“怕什么,与之前相比,你只强不弱,不行就给他一刀。”

    聂无双坏笑道:“老付,你刚劝我的……”

    付雪松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然后放开手道:“对,对,别乱动手,这样,你回去了,就跟他好好说,说你是替惊云妖圣收灵脉的……”

    聂无双点了点头,道:“恩,我就跟他好好说话,他打我我也不还手。”

    付雪松没好气道:“人家本来就对惊云妖圣诚惶诚恐,在妖圣的房间,他怎敢无缘无故出手?”

    聂无双道:“好,以和为贵,老付,有件事拜托你,陈玄玉姐弟,你把他们带回开叶门,好好照顾,让他们跨入修真。”

    付雪松点头:“没问题。”

    聂无双道:“我刚刚储物戒指又光荣牺牲了,你那还有么?给我个,再把那些基础术法的法技给我一套,对了,你有没有传音玉简,多给我些,主要是可以随时找到你,现在你脑子里的神识刀已经消散了,我也没法第一时间与你联系,对了,你在开叶门,自己多注意安全,等我去趟魔族、蛮族后,再想办法回开叶门,不行的话就把叶玄心给曝光,否则一个妖王统领开叶门,我觉得你们的生命时刻都处于危险之中啊。”

    付雪松摇头道:“你先去忙活你的,这些事你暂时别参与,东西我这里都有,传音玉简我给你二十个,哎,拜托你也抽时间学习学习修真的基础知识,传音玉简制作起来也很简单的,你自己用灵气做一些,万一你身边的人要找你,也方便些。”

    ******

    回到住处,付雪松把陈家姐弟径直带走了,两人一听说去开叶门修仙,均是一脸激动,顿时对着付雪松要磕头拜师,付雪松什么也没多说,就看着一脸坏笑的聂无双,没再多话,带着陈玄玉姐弟二人径直离去。

    聂无双坐在房间的圆桌前,看了看昏睡在床的云浅若,叹息一声后,又将付雪松刚刚给自己的飞行术、御剑术、传音术等等一系列基础术法翻出,挨个挨个看了起来。

    正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只听令狐断肠的声音传来:“令狐断肠,拜见惊云妖圣。”

    聂无双本想摆出一副大佬气势,忽然反应过来如今模样已经变回了之前聂无双的样子,于是他挤了挤眉头,心底升起一丝古怪,收起桌上的东西,轻咳一声道:“进来。”

    推门进入的令狐断肠原本一脸恭敬的态度,当他看见瘦不拉叽的聂无双后,脸色接连变幻,皱着眉头,扫望了一圈,很确定自己确实进入的是惊云妖圣居所,这才客气的问道:“请问阁下,不知道惊云妖圣身在何处?”

    聂无双眼珠一转,道:“令狐城主,惊云妖圣出门办事,拜托在下替他收取灵脉。”

    令狐断肠上下打量一番聂无双,看着眼前瘦个子不过才结丹初期,于是眉眼之间带着的几分尊重瞬间消失,他不听招呼便缓步入内,径直坐在了聂无双对面的圆凳上,开口道:“既然如此,还是等妖圣回来吧,我与他还有些话说。”说完之后他理也不理聂无双,侧身转向门口,望着开着的木门怔怔出神。

    聂无双看着令狐断肠这副模样,便知道他明显是不信自己,于是不得不开口又道:“令狐城主,惊云妖圣已经吩咐过我,由我来替他收取灵脉。”

    令狐断肠既未回身,也未侧目,语气之中颇有轻视之意:“等等再说。”

    聂无双心中一阵无语,道:“真的,东西给我,你可以走了。”

    令狐断肠忽然转过头来,盯着聂无双,面无表情道:“妖圣是妖圣,你是你,一条灵脉是你区区结丹修士能触碰的东西么?不自量力,我不管你是妖圣什么人,今日在此,我与你平起平坐,已经算是给足了妖圣面子?你还想怎样?”

    聂无双还以为令狐断肠会看在自己坐在惊云妖圣的房间里就会乖乖的交出灵脉,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一来,若是不动手,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把这条灵脉要过来了。

    他妈的,敢小瞧我结丹初阶?看样子这老小子是还没挨够打,那就让我打得你乖乖把东西逃出来。

    聂无双冷笑一声道:“令狐断肠,我看你是没被惊云教训够吧?”

    令狐断肠看着聂无双,愕然一愣,随即又哈哈笑道:“你什么东西?也敢与我如此说话?”说话间他浑身鬼气翻滚,鬼王境的威压瞬间笼罩在整个房间内。

    聂无双在这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星空体依然强大如故,根本不受这鬼王境威压半分影响。

    但让聂无双没想到的是,他体内的五行灵脉受这鬼王境的威压压迫,瞬间急剧的收缩起来,其中存储的灵气猛然间乱窜起来,那灵脉收缩,挤压着聂无双体内血脉也是涌动,他只感觉喉头一甜,控制不住,对着令狐断肠,一口鲜血喷出。

    令狐断肠身形一闪而过,躲开聂无双的口吐鲜血,眨眼之间又立在一旁,看了看圆桌上、地上聂无双吐出的鲜血,轻蔑的看着聂无双,冷笑道:“区区结丹修士,也敢在我面前聒噪,当真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