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听涛轩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开门我是警察 > 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万圣节

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万圣节

    “下面播报一个手配犯,水间月,原警视厅搜查一科强行犯二系系长,警部,于十二月十七日星期日,连续杀害三名警员,其中包括警视厅警视副总监诸星登志夫,之后逃逸。”

    “在逃跑过程中有受伤,受伤位置未知,另外,目前尚不清楚逃犯手中是否持有配枪。”

    “重点强调,犯人格斗能力极强,非常危险,市民若有发现其行踪应在回避确保自身安全之后拨通警视厅热线提供线索。切记不要试图进行接触和冲突。”

    “下面公布赏金,若有市民见到此人并向警视厅提供明确的位置信息,核实之后即有警察厅提供的一百万日元奖励金。”

    滴,柯南摁了一下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这里是阿笠博士家,阿笠博士、柯南和灰原哀坐在电视前久久无言。

    “江户川,你的意思是那个人是被组织陷害才变成这样的局面的吗?”灰原哀率先打破沉默问道。

    柯南点点头。

    “新一,你说在水间警官逃跑之前你和他见过面?”阿笠博士紧张的看着柯南。

    “没错,是他亲口对我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组织,但是……他又说‘在他的记忆里一切都是他亲手做的’这样的话,我不太明白。”柯南面色阴暗的思考着,对他来说每次指认犯人,犯人的回答只有‘做了’和‘没做’两种,什么叫做‘在他的记忆里做了’,难道在记忆之外另有其事吗?

    阿笠博士也帮助柯南思考着:“难道水间警官的意思是记忆有可能是虚假的,组织通过某种手段篡改了他的记忆。”

    “你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也许你面对的并不是真的水间警官?”灰原哀则问道:“你不要忘了,早在这之前,水间警官身上就缠绕着逐渐浓郁的组织气息,直到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和组织里面的人毫无差别了。”

    柯南脸色一变,尤其是想到水间月身边数次出现组织的人这件事,但是仔细一想之后摇摇头:“光是我们还活着这件事,就足以知道组织还没有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而水间警官直到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都很明显知道我是谁,所以不可能。”

    ‘组织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灰原哀垂下眼帘不再言语。

    “那就是说……”阿笠博士问道。

    柯南点点头:“已经放弃追查组织的水间警官,终于被组织报复了。”

    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水间月对他们来说可不算是亲善,可是大家都是在追查组织的人,水间月的不幸让他们大有兔死狐悲之感。

    “放弃吧!”灰原哀劝道:“快放弃追查组织吧,在组织发现你之前作为江户川柯南好好活下去吧。”

    “不可能!”柯南断然拒绝:“我一定会变回工藤新一,击破那个恶贯满盈的犯罪组织的。”

    “随你吧,咳咳。”灰原哀没有和柯南争执,轻飘飘的撂下一句之后就回了房间——她的感冒还没有好,上次为了去医院接过在百货商店摊上事之后,灰原哀这几天一直待在家里‘静养’

    “学校帮我请假。”回房间之前灰原哀甩下一句话,经历厕所被炸事件后,休学了一个月用来重建的帝丹小学终于恢复上学了。

    不过灰原同学显然在学校恢复上课第一天就要请假了。

    柯南直接收拾了书包去上学了,在路上遇到了少年侦探团的小鬼们。

    “柯南柯南柯南柯南柯南!”步美远远的就喊道:“你看到新闻了吗?水间警官变成犯人了!”

    “嗯。”柯南点点头,阴沉着脸往前走去,既没有继续讨论下去的意思也没有和大家打招呼。

    “灰原同学的感冒还没有好吗?”光彦问道。

    柯南一声也不吭,只是轻轻的点点头。显然他现在的心情不怎么想说话。

    受到柯南情绪的影响,原本还想要讨论一番的一个孩子谁也说不出来,和柯南一样默默的往前走。

    只不过到了中午,他们就习惯的柯南的变化,又若无其事的谈起了水间月。

    “要我说那个凶巴巴的人是罪有应得啦,今天对儿童凶巴巴的,明天就有可能杀人放火!”一边吃便当一边讲话的元太大叫着发明了一句‘名言’,把饭粒喷的到处都是。

    “元太!不能这么说话啦,水间警官分明是一个很好的警察!”光彦义正言辞的说。

    柯南没有和他们说话,三口两口吃完了便当走出了教室。

    一直到放学后,柯南抑郁的心情总算清减了一些,没有回事务所而是又去了阿笠博士家。

    走进阿笠博士的家,发现博士没有按照预想的那样在做稀奇古怪的实验,而是在整理一大堆信件。

    “那是……!”柯南想起来了,因为他的老爹工藤优作对外公布的收件地址是他作为工藤新一的家的缘故,总是不断的有粉丝来信和编辑来信还有奇怪的人寄刀片来,而他这个做儿子的就不得不把这些信件分门别类整理好,粉丝来信按照工藤优作留下的草稿准备回信,编辑来信挑出来留给他处理,顺便在统计一下不同时段的刀片率。

    “又到了该处理信件的时候了,不过我看你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心情处理了,所以我就帮你吧。”阿笠博士解释道。

    “谢谢博士,不过让我也来吧。”柯南没精打采的坐到桌子边上,一封一封的信件看了起来。

    “工藤优作先生启、工藤优作先生启、工藤优作先生亲启……啊啊啊全都是老爸的信件塞满了我的邮箱啊。”只是看了一会柯南烦躁的说道。

    “那也是没办法吧,和已经一年多没有传出消息的你相比,优作可是享誉全时间的推理小说作家哦。”阿笠博士捻了捻胡子,感觉柯南的抱怨好像很熟悉。

    “咦,这里有一封给新一的信!”这时阿笠博士发现自己手里有一封信写的是工藤新一亲启。

    “诶?”柯南也吓了一跳,突然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好像上诉的事件在森谷帝二的事件之前也发生过一次。

    柯南接过信件,将它裁开,发现居然是一封邀请函。

    致工藤新一。

    该不会又是森谷帝二一般的人物吧?柯南咽了口唾沫继续看下去,注意随邀请函还有单独的一张信纸,柯南选择先把信打开来看。

    然而第一眼就差点把他呛死。

    亲爱的江户川柯南先生。

    满月之夜将至,邀请您前来参与一场惊悚的晚会,一场充满血腥的船上派对。

    无论您是否出席,死逝的可怜羔羊都将诅咒自身的命运,而罪人必将逍遥法外。

    Vermouth

    信纸从柯南的指尖滑落,柯南顾不上捡,跳下椅子蹬蹬跑上楼梯。

    ……

    过了一会,灰原哀捧着一杯热水坐在桌子前,旁边的柯南脸上挂着一个通红的掌印,据说这是他乱闯淑女的卧室的结果。

    “这个看起来好像是派对的邀请函吧?”阿笠博士在柯南不在的时间擅自看完了信和邀请函,跑开信不谈的话,邀请函上面写的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万圣节”主题派对。

    要求全部客人装扮成鬼怪的样子来参加派对,进行解密活动。

    这样一来,信上面的内容看起来就好像是在挑衅一些名侦探进行推理比赛一样,如果忽视掉那个‘亲爱的江户川柯南先生’的话。

    “Vermouth是组织里面的代号吗?”柯南扭头问灰原哀,这是他挨了一巴掌把她拉下楼的原因。

    “没有听说过,我对酒不是很懂。”灰原哀摇摇头。

    柯南已经在查字典了:“这是一种原产于意大利的酒,一般我们都叫它……贝尔摩德。”

    听到这个名字,灰原哀本来就因为感冒而不太好的面色更加糟糕了。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听过这个名字吧?”柯南毫不惊讶的问道:“你听过这个名字吧?这是组织成员的代号对吧?”

    “那这个邀请函岂不是?”阿笠博士惊讶的说。

    “没错,组织的圈套。”柯南点点头:“继水间警官之后终于轮到我了,让我来将计就计吧……”

    “不可以!”灰原哀叫到:“你不能去!不要去!这是陷阱!去了一定会送命的!”

    “我知道这是陷阱。”柯南点点头:“但是反正我们已经暴露了。他们知道了我是工藤新一之后,你就是雪莉的事情就不难猜了,即使这次躲了起来,他们也可以直接找上门,所以这次是陷阱,也是一个主动交锋的机会。”

    “我还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来把我们统统杀掉?”阿笠博士问道。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明白,不过也不是什么都不明白……”柯南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说完不给两人询问的机会,就背上书包回事务所了,留下茫然的阿笠博士和脸上惊慌和惊愕并存的灰原哀。

    ……

    “小哀?那个贝尔摩德到底是什么人?你对他了解吗?”过了好久,阿笠博士则是问道。相比神神叨叨的柯南,他想还是先了解敌人比较好。

    灰原哀拿起之前柯南翻看过的字典,找到了关于贝尔摩德的条目读了起来。

    “Vermouth,加味葡萄酒,最早起源于德国,为了适应德国人爱喝带苦味啤酒的口味,德国人用苦艾叶来浸泡葡萄酒,以后发展到用葡萄酒浸泡各种水果或香料、草药植物,开发出的一种新酒品种。”

    “也就是说浸泡不同的香料得到的不同香味的酒都是Vermouth吗?不愧是千面魔女贝尔摩德啊。”合上字典,灰原哀感叹道。

    “千面魔女?女的吗?”阿笠博士疑惑的问道,这应该是形容组织里面的那个贝尔摩德的吧?

    “没错,这是组织里面的人给她起的外号,她精通变装,我不知道的她的真面目是什么样子,但是既然外号是这个的话,应该是女人吧。”灰原哀点点头:“我感受过她的气息,比最后见到的水间警官还有浓烈的,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和琴酒的气息完全是不同的性质。”

    “她在组织里面的地位也不低于琴酒,由此就可以知道是一位多么恐怖的对手了,所以无论江户川在做什么危险的打算,博士最后还是劝住她比较好。”

    “额哦……哦。”阿笠博士迟疑了一下,答应道。

    ……

    “咦,这是什么。”小兰放学回来之后,顺手检查一下家里面的报箱也没有被寄来委托信,结果真的看见一封裱花精美的信封。

    “不合时宜的万圣节邀请?”小兰皱了皱眉,听起来好像和可怕的妖魔鬼怪会扯上关系了。

    小兰最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的周围笼罩这一团奇怪的迷雾,行踪鬼祟、早出晚归的柯南,突然变成了嫌疑犯的水间警官,老毛病复发又开始喝的酩酊大醉的老爸,还有上次在朱蒂老师家看到的那个东西……

    ……

    帝丹高中的外教英语老师,朱蒂?圣提米利翁,放下了手中的一份报告,摘下了那副款式有些旧的眼镜。

    “终于要露出马脚了吗?腐烂的苹果。”

    朱蒂缓缓的站起来,发现房间里面有些昏暗,就走到窗边,一把拉开厚厚的窗帘。

    残红的夕阳平射了进来,打在一面墙上,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发现这面墙上大多是一个男生的照片。

    工藤新一,一年前曾经很有名的高中生侦探。

    另外还贴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七八岁大的,一看就很聪明的小男孩,上面还被记号笔写下了英文Coolkid。

    江户川柯南。

    随后朱蒂从抽屉里面找到了另外一份文件。

    “那个嚣张的警官居然会沦落到这个程度,这是谁动的手?是那个人吗?”

    ……

    “怎么办啊!这下怎么办啊!尾藤先生!”宫园美惠在地上记得团团转,恨不得上前摇晃着尾藤县湖的脖子。

    “别着急别着急,我正在试图联系他啦,又不是死了或者已经入狱了,不会让你见不到你妹妹的。”尾藤县湖噼里啪啦的敲着电脑,安慰道。

    宫园美惠更着急了:“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情况呢!说不定他的变化就组织做的手脚,如果他现在已经落到组织的手里面了,妹妹说不定也会一起被找到了。”

    “诶呀你冷静一点……喂喂喂!放开我的脖子,又不是我把你妹妹整没的!”

    1,以后还是每天两更直接发二合一章节算了……2,打步美的那句台词“柯南柯南柯南柯南柯南”(knknknknkn)结果输入法出来的是:柯南可男可女可能可奈……3,Vermouth翻译成苦艾酒是错误翻译,苦艾酒其实是另一种酒,这一点我在前面曾经详细的科普过,不记得的童鞋可以直接百度“味美思和苦艾酒”